Tag: 踢花毽教案

【烛光教研】停学不停练 停课不停赛——城中区2022年小学生线上跳绳、踢毽子比赛

原标题:【烛光教研】停学不停练 停课不停赛——城中区2022年小学生线上跳绳、踢毽子比赛

为了贯彻落实新课标“教会、勤练、常赛”的理念精神,激发我区学生疫情居家锻炼的热情,丰富学生居家期间体育文化生活,增强学生体质,10月17日至11月5日西宁市城中区教育局每年一届的小学生跳绳、踢毽子比赛如期进行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比赛是在线上进行的。

本次比赛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由全区21所小学分别举行校级比赛,第二阶段由校级比赛中各组别的优胜者参加区级决赛。整个比赛共有来自全区21所学校的6000余名小运动员上交作品参赛。比赛共设三个年龄段12个项目的比赛,参加区级比赛的每支代表队的队员都是经过各校层层选拔,长期参加训练并具备一定运动技能的学生,他们都期望着在每年一次的区级比赛中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取得优异的成绩。

经过严格评比,区级比赛共有255名同学获得个人奖,七一路小学以总分147分蝉联团体冠军,逸夫小学、北大街小学、南川西路小学、阳光小学、南川东路小学分获团体二至六名,赵剑虹等六位老师获优秀教练员荣誉。

城中区2022年小学生线上跳绳、踢毽子比赛虽然落下了帷幕,但是同学们居家锻炼的热情更加高涨,通过比赛不但检验了居家锻炼的效果同时使学生的居家学习生活变得更加充实、快乐。今后城中局教育局将继续围绕“五育并举”全面发展的理念,不断地推出丰富多彩的线上活动,真正做到停课不停学、停课不停练、停课不停赛,让孩子们的线上学习生活同线下学习生活一样精彩。

西城区展览路街道非遗传人社区教花毽

“花毽之王就是厉害,毽子就像他身体的一部分。”近日,伴着居民们的美誉,世界吉尼斯记录连续踢毽子之最保持者陈国祥走进展览路街道,在五栋广场上演了一场踢花键传习活动。

活动中,陈国祥首先向社区居民们介绍了花键的历史文化和几种简单踢法。盘踢、磕踢、拐踢……展示环节中,只见陈国祥一会儿用脚将毽子踢至头部,一会儿又用膝盖将毽子踢至胸部,技艺娴熟,令人眼花缭乱。随后,不少平日里也好踢上几脚的爱好者找到了陈国祥,大家围在一起相互切磋,在欢声笑语中体会着运动的快乐。

据了解,此次活动是街道“非遗”传习活动的其中一项,今后街道还将通过举办类似活动,进一步丰富居民的文化生活,提升辖区百姓的综合素养。(北京西城报)

主办单位:北京市西城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技术支持:首都文明网工作组

旧年巡游飞花毽 禅城香风待踢碎

南都讯 见习记者何润萱 如无意外,今晚8时,2014年的佛山秋色大巡游将准时上演。这让南派花毽达人霍启康回想起去年早秋,他带着三十位同好第一次参加了佛山秋色巡游。当晚8时过后,刚好下着点小雨,他们从祖庙牌坊出发,足足行走了3公里,“但大家心情好,扛得住”。又一年过去,虽不再出现在灯火鱼龙的巡游队伍中,他和他的老伙伴们仍在佛山处处游踪,但或许明年他们仍将带着那翻飞的花毽,再加入巡游队伍,踢碎禅城香风。

南都讯 见习记者何润萱 如无意外,今晚8时,2014年的佛山秋色大巡游将准时上演。这让南派花毽达人霍启康回想起去年早秋,他带着三十位同好第一次参加了佛山秋色巡游。当晚8时过后,刚好下着点小雨,他们从祖庙牌坊出发,足足行走了3公里,“但大家心情好,扛得住”。又一年过去,虽不再出现在灯火鱼龙的巡游队伍中,他和他的老伙伴们仍在佛山处处游踪,但或许明年他们仍将带着那翻飞的花毽,再加入巡游队伍,踢碎禅城香风。

要打一场好毽,绝非一件易事,需得天晴无风、地好观众多、人有好脚。这是霍启康从南派花毽传人邓永生那里学来的真谛。

霍启康曾以太极拳打得好闻名,但8年前他偶然看了一次邓永生的表演,心下觉得这个好玩,“我要把这个发扬出去”。佛山本土亦有踢“大脚”毽子的,一次传毽能飞十几米远,他觉得过于粗犷没有花毽精细、有意思。3年前他创立佛山花毽协会,开始慢慢跟着南派花毽传人邓永生练毽,平时多出没于中山公园、岭南天地附近,陪他的老伙计们打围毽。

“看好!”闲聊间,霍启康身姿如猛虎下山,纵身一跃用侧脚捞起一粒毽子向内侧过毽,毽毛贴着头发飞行,动作熨帖流畅,其他毽友大声叫好。南派花毽讲究一个“众”字,看重是多人打毽,往往四五人围着一圈,脚下一只花毽飞来飞去,好不自在,这就是围毽。

教练陈敏告诉记者“刚踢了一脚的叫熟家,未踢的叫生家,几人围毽,睇毽最重要。”因为打毽入门要求并不高,因此男女老少、七长八短的队伍是花毽界最常见的搭配,会长霍启康身高不到1.7米,头发已白但精神矍铄,看起来和寻常老头并无区别。而女队员陈女士身形较瘦,有几分像香港演员米雪。偶尔还有五六年级的小学生一起打毽,总体而言老多嫩少,像三山五岳的瑶岛散仙,更像金庸笔下风格迥异、个性十足的“江南七怪”。

毽友并无标准的入会机制,大部分都是在公园看到几人围毽入迷,当场要求拜师。丘小英退休后爱好极多,不时摄影、旅游、运动,但自从她迷上花毽,“其他第二。”

毽友里亦有老板寻求人生新乐的,周兴扬原本是一家针织企业的董事长,偶见围毽,忽然茅塞顿开,“我拼了几十年了,想在下半辈子过得开心点。”

和用铜钱做底的北派毽子不同,南派花毽更讲究。毽毛最好用老白鸽的长翎毛,取三四根,毽底用羊皮、马皮等软皮革加P V C材料掺杂做成若干个圆片叠在一起。

在佛山,和陈敏一样常踢花毽的官方会员大约在60人,若加上顺德与南海的花毽爱好者,佛山共有几千人。花毽,意味着玩花式为主,优美巧妙。除去基本的平、侧、尖、板四种踢法,花式流传至今已经达到180多种。光起毽便有11种方法,停毽更花样百出:苏秦刺股,凌波微步,暗度陈仓,有凤来仪,直叫人目瞪口呆。

陈敏学得已经比较快,但至今也只掌握十几种。“很多都是秀花式为主,我拿手点的算是尖踢。”佛山花毽的技术大部分师从广州,不少教练都是去广州“镀金”,陈敏便是其中之一。练习南派花毽不到一年,他就拿到了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社会体育指导员证书,而此前,他也是踢“大脚”毽子的老手,因此上手较快。他的老师是邓永生的得意弟子刘研科,只培训了3个月不到就升任教练,被霍启康称赞有天赋。

除去平时和毽友们相聚,他还兼职免费教小学生学花毽,偶尔售卖自己制作的花毽。因为师从名师,陈敏制作毽子有着自己的一套“规矩”,很少购买。经他做好的毽子外貌小巧可人,分量极轻,约一枚硬币重量,上脚轻巧,只要轻轻一踢,声响毽飞。

陈敏十分用心学习,每天花两三小时练习,甚至连做梦都在想着如何伸展身体接毽。之前,他每天晚上都在家里上网,被妻子唠叨。陈敏还给记者展示了一手自己的绝技“懒虎翻身”,须臾间,一粒毽子升起至眉高,他身形微动间,毽子已悄然穿过脖颈后,“这就是毽过人,要是动作夸张,那就是人过毽。”

陈敏的老乡杨先生被“怂恿”来打毽已经有一个多月,他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其实是为了减肥。”170多斤的体重在练毽一个月之后减去了快20斤。杨先生和同伴常在通济桥附近练,但也曾遭遇跳广场舞大妈的“阻击”,“她们人多嘛,我们就只好在一块地练,幸好需要的地方也不大。”

“羡慕广州毽友里的年轻团体,许多20出头的年轻人身体灵敏、表演精彩绝伦,可惜佛山参与这项活动的同龄人太少。”

80后的黄伟算是佛山踢毽人中最年轻的一辈儿,他的处境代表了许多和他同龄的爱好者的状态,“我肯定是很想踢啦,但是工作太忙,每天就只能晚上去。”黄伟是司机,白天基本在外面跑,偶尔和毽友们踢一两个小时。虽然是80后,但生活作息规律得近乎老年人,“我不爱唱K、打游戏,基本有空就是运动。”

引他入门的师傅就是陈敏,两人早就相识,吃喝打闹间禁不住“蛊惑”,踢了几次以后就渐渐上了瘾。他倒不觉得周遭年纪较大的毽友和自己有什么代沟,“大家一起围毽,有说有笑,挺好的。”

不久前,中山公园有个花毽表演赛,来了许多广州的毽友,在感叹对方技艺高超之余,黄伟更羡慕广州毽友的“年轻血液”。之前他有个朋友对花毽很感兴趣,但因为忙于经营档口,又逢家里妻子生娃,渐渐地缺席打毽一族。这或许可以解答霍启康对花毽在年轻群体中不能推广开的迷思:忙于生计、沉不下心。

副会长钟健明无奈地告诉记者,“我们倒是挺想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但是现在连个浪头都没见着。”南派花毽旺盛的活力使得武汉、青岛、太原等地也在近年开设毽友会,但在它的发源地之一佛山,却渐渐地丢失了年轻的血液。

据了解,目前广州南派花毽官方会员在400左右,今年10月刚成立的武汉毽友会也有96人,佛山花毽协会则收在佛山精武会之下,挂名“发展传承中心”作为武馆的一项特色留存,并无独立的概念。据传,在广佛两地的27支毽球队中,有一支著名的少年组合——— 飞翎花毽队,这支成立于2007年的毽队由多位年轻的男生组成,成员中还有几位大学生,是名副其实的毽球界中的“小鲜肉”。

“他们是一张白纸,可以更好地塑造。”结束完一场大汗淋漓的围毽,霍启康收拾好物品,叫上几个老伙伴一块吃午饭,他由衷地希望可以有更多年轻的孩子加入他们。

佛山是南派花毽的发源地之一,早在清代便有文献记载,岭南三大家之一屈大均曾言,“昼泽踢毽五仙观。毽有大小,其踢大毽者市井人,小毽者豪贵子。”但现今的花毽,已经经过多代改良,“文革”时期,踢毽在广东达到高潮,不少粤剧演员无事可做参与踢毽,对南派花毽的风格和打法产生影响。霍启康的师傅邓永生是打拳出身,武术底子好,因此创造了不少融入武术基因的新花式。目前,佛山花毽协会挂在佛山精武会之下,挂名“发展传承中心”,有正式会员60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