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泰国的藤球是什么意思

藤球简介_百科_生活_太平洋家居网

一种独特的古老体育运动项目,它有着悠久的历史。运用自己的脚腕、膝关节等同时夹、顶球,不让球落地,类似我国民间踢花毽子。藤球跟排球比赛类似,所不同的是以脚代手,所以又叫“脚踢的排球”。

现代藤球的产生仅有40多年的历史。它是以藤球运动中网的使用为标志的。泰国前教育部长科乔哈利对推广藤球运动作出了一定贡献,被认为是“现代藤球运动之父”。乔哈利经过努力,使藤球于1965年被正式列为两年一度的东南亚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并开始在东南亚国家中流行起来。1982年藤球作为表演项目进入亚运会,并被列入1990年北京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中国藤球运动发展较为缓慢。1987年底,亚洲藤协率队来华访问表演,精彩的表演赛令众多中国观众大饱眼福。这次访问对我国的藤球发展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从此中国也开始这方面的练习,并开始介绍并推广这项健体强身的竞技运动。

2006多哈亚运会项目介绍–藤球

阿迪达斯搜狐体育2006多哈亚运会亚运宝典亚运项目介绍

藤球是一项很高技术的项目,要求用特殊的技巧来处理球。一般每支参赛队拥有2名到3名的队员,得分主要依靠在用脚将球踢到对方场区(球场大概是

踢,是特球比赛的主要动作,他要求在半空中踢球的位置至少达到肩的高度。“sepak”是马来西亚语,为藤球的专业用语“踢”的意思。藤球比赛中,选手不能用手,他们能够用脚,腿,肩和头触球。选手常常在藤球比赛中有非常高难度带杂耍意味的动作来控制球的运行。

在早期,藤球比赛是一个用大家在玩一个用藤条做成的球,他们尽力不用手或者手臂触球,但是使得球不落地。随着比赛规程的日益完善之后,成为了队制的比赛。“Regu”是马来西亚语中球队的意思。比赛有3种类型:

- 运动员的位置:三名选手中必须有一人在后场担任后卫(负责发球)。剩下的两名选手一人在左,一人在右。

在比赛开始时,双方运动员都必须回到各自的区域内做好准备。后位选手在发球时一只脚要站在发球区内,另外一只脚用来发球。发球方的其他队员要站在各自的区域之内。 接发球方的队员可以站在己方场地的任何地方。在每局比赛中先得到15分的一方获胜,每局的中间休息2分钟。如果总局数打成1:1的话,则要进行决胜局的比赛,在决胜局中先得到6分的一方获胜。在决胜局中,任何一方得到三分时双方交换场地。在进行圆场比赛时,5名选手围成一个圆形进行10分钟的连续传球,在没有失误的前提下传球数最多的一方获胜。

藤球运动源于15世纪的苏丹国统治下的马六甲一带地区。当时,人们在劳动之余,围成一圈,用头顶球、用脚踢球,使之不落地。这就是现代藤球运动的前身。这种轻松愉快、消除疲劳的运动很快便在东南亚一些国家传开了。缅甸、马来西亚、泰国和新加坡等国开展得较好。尔后,它又迅速地传入印度、菲律宾及马来西亚等地。泰国开展这项活动已经有几百年时间了。在缅甸,700多年前的蒲甘王朝时就相当盛行。作为民间的体育活动,它犹如中国的踢毽子,可做出 各式各样巧妙、复杂的动作。 在不同的国家,藤球的叫法不同。在泰国叫做“takraw”,菲律宾叫做“ sipa”。“sepakraga” 是马拉西亚、新加坡和缅甸的叫法,也成为了国际叫法。由于藤球比赛类似于排球(排球新闻排球说吧)的规则,但是更具有对抗性和竞争性,因此在东南亚地区非常流行。在1945年俄马来西亚的槟榔屿就已经开始举行比赛。1960年一系列的规则开始健全。(Norman)

藤球是泰国国球 中国女子藤球赢得银牌赢得未来

两相对比,20日亚运会女子藤球团体决赛的结果其实已可预测。然而,一颗闪闪的团体银牌,对于中国藤球队来说,已经是历史性的突破;更重要的是,这场比赛对于中国女子藤球队员,对于所有观众,对于藤球运动未来在中国的发展,意义却更加深远。

中国队的11号球员宋程现在还是天津工业大学四年级的在读本科生,23岁的她已经成为了这支国字号球队的三位队长之一。对于今天0:2失利的结果,他觉得有失误的地方,但坦然“整体实力上的差距摆在那里”。

泰国女队在之前几届亚运会藤球团体项目上连续夺冠,除了有技术和心理上的优势,其国内的藤球文化也胜中国一筹。泰国民间有句谚语,“睡觉前可以看不到妈妈,但是枕边一定要有藤球”。照泰国人的说法,数百年前的泰国王室就已向全国推广藤球,并在19世纪向全国的学校普及藤球。1965年,在泰国前教育部长科?乔哈利对藤球规则进行改良后,该项目被列为东南亚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开始了在东南亚国家中的流行。1982年藤球作为表演项目进入亚运会,1990年成为了北京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而中国只是在1989年才引入这一项目。

在中国女藤选手当中,有三位已经是第四次参加亚运会比赛了,“虽然我们很愿意继续参赛,但估计教练不会同意了。”王晓花已为人母,她在亚运比赛开始前被紧急召入队中,也是队伍的无奈之举。藤球运动仅是亚运会比赛,并非奥项目,与国内的各种综合性赛事也没有对接,所以目前国内从省市到大学都还没有组织专业的藤球运动员队伍,加之这项运动本身对人的爆发力、柔韧性等又有比较高的要求,所以国内能够踢藤球的人寥寥无几。“我们能用的人很少,从全国找人组建一支队伍都很困难。” 国家体育总局小球中心运动三部副部长、中国藤球协会秘书长兼国家队领队黄凯表示,现在国内培养藤球运动员的学校寥寥无几,人才缺乏是个很大的问题。队中老将孙晓丹本是国内某学校的藤球体育老师,但后来学校取消了藤球项目,她也就失业了。

目前,中国藤球队每年只能通过参加世界杯、泰王杯这两项高水平世界大赛来磨练队伍,而泰国队参加的国际赛事比比皆有,国内比赛的水平也很高,今天的比赛完全是一支职业队与一支业余队之间的较量,能打到这个程度,所有人都很满意了。“昨晚的准备会,队员们问我怎么打,我就说了四个字‘放手一搏’!”黄凯认为,中国女藤是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队伍,他为这支队伍而骄傲。

可喜的是,近年来中国藤球运动发展状况已经有了明显改善,青黄不接的时期已经渡过。国内开办藤球项目的大中学校正在增加,年轻队员因没有高水平运动队而无大学可读的状况也得到了初步解决。在首届亚洲沙滩运动会女子沙滩藤球单组赛决赛中,中国选手还战胜过泰国队,获得冠军。

让藤球项目进入全国大会和全国体育大会是近期国家藤球队主要努力的方向,因为藤球运动的开展需要在年轻人当中有好的基础,也需要有赛事的激励。此外,中国体育总局还将重点培养一批国内的藤球教练员、裁判员,带动中国整体的藤球水平再上新台阶。

观众席上,百余名身着红色体恤、加油声如雷贯耳的年轻观众尤为引人注目,原来他们是来自香港中文大学和暨南大学的在校大学生。他们坦言,之前对藤球运动知之甚少,但是通过今天的比赛,他们发现藤球是一个很好的团队项目,“即便我今后不能参加藤球比赛,我也会对这个项目予以关注”,杜韦瑶和她的同学们这样说。

今天,中国女藤队员们虽败犹荣,他们不仅赢得了宝贵的银牌,赢得了尊重,还赢得了无数双将一直关注他们的眼睛,以及中国藤球可资期许的未来。(人民网广州11月20日电)

第2金 11月14日 16:30 中国香港 台球- 女子斯诺克6红球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