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德约科维奇道歉

王勤伯:德约科维奇为什么会走上如此错路?

尽管德约科维奇赢得了第一场官司,不再住在“公园酒店”,正常恢复了训练,但是随着1月12日的他在社交网页发表公开信认错和道歉,可以清晰地看到某种不好的预兆。一位如此引发全球关注的体育明星和公众人物认错,必定是担心出现格外不利的重大后果。

各个媒体的预测并不一致,按照最严重的假设,德约科维奇因为在入境澳大利亚的时候谎报行踪,有可能面临最高5年监禁,而根据国际网联的最新防疫规定,新冠检测造假则可能面临最高3年禁赛。德约在澳洲坐牢的概率很小,但如果遭遇网联禁赛……他已经34岁。

前女子网球明星纳芙拉蒂洛娃表示,“我非常欣赏德约科维奇,多次为他辩护,但他选择不接种疫苗是无法辩护的。如果一个人想要成为领袖,他必须做出榜样,基于对所有人益处的考虑。”

总体来说,德约科维奇是一个比较透明的明星,有什么他都会表达或者展示出来。他对疫苗的抵触也是在2020年就已经表达过的。德约科维奇当然不是一个No Vax(反疫苗)领袖,他说过他不反感疫苗防疫,但是他拒绝对疫苗的强制要求。可以说,德约科维奇走上错路,直到犯下今天的错误,和他参与的No Vax运动直接相关。

之前一篇文章里我已经介绍过,No Vax运动在欧美早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这些人到底为什么反感疫苗,理由并不一样,有人认为疫苗是跨国公司挣大钱的阴谋,有人认为疫苗设计比尔盖茨控制人类的计划,还有人认为疫苗会让人免疫系统失灵身体变差。反倒是新冠让一部分立场不太坚定的No Vax人士做出了让步,接种了新冠疫苗。

中文平台上喜欢转载的欧洲各地反对防疫的抗议,其实在2021年基本都是No Vax主题,No Vax人数不少,但在欧洲任何一国都不是主流。而且,当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此类人数更少的激进暴力派身上的时候,容易忽略的是一些“温和顽固派”的对抗方法。

欧洲各国政府的普遍做法是发放防疫绿码,如果一个人没有绿码,不仅不可能下馆子,还有很多的地方去不了,无论是坐火车还是去球场看球,今年2月份开始连办公室也不能去。得到绿码的条件是注射了疫苗,或者是感染过新冠之后痊愈。

可以看到,通过绿码来限制对公共场合和交通工具的使用,目的是对No Vax人士实行事实上的禁足令。但有政策就一定有对策,激进派暴力抗议,“温和顽固派”的做法则是通过作弊获得绿码。比较原始人的重口味做法是意大利北方阿尔卑斯山区一些居民组织的Covid Party(“新冠派对”),就是有意安排你去跟感染了新冠的人密切接触,感染新冠,痊愈后(或无症状转阴)就能得到绿码。重症风险当然是存在的。

还有人铤而走险,在手臂上绑了硅胶假肢去注射疫苗,被护士识破。或者是直接采取贿赂的办法,举例说,不久前意大利安科纳警方直接去当地的疫苗注射中心带走了一名护士,因为她在私下收钱,给No Vax人士假注射疫苗。

德约科维奇在12月16日新冠阳性以后,还在贝尔格莱德接受法国《队报》采访(未告诉对方自己阳性),这是属于破坏防疫隔离规定的行为,他的检测证明因此受到了怀疑,怀疑这仅仅是为帮助德约在不注射疫苗的情况下入境澳大利亚创造条件。对于国际网联来说,德约科维奇是否在入境澳洲的时候谎报行踪并不是大问题,如果检测证明造假,他就可能面临禁赛处罚。

涉嫌检测造假,再加上德约已经承认的入境隐瞒行踪(归罪给自己的经纪人)。从套路角度说,德约科维奇的做法和“温和顽固派”是一致的:不和疫苗相关规定硬刚,但使用各种办法进行逃避。然而,这次争议太大,代价也可能很大。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