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乒乓球比赛规则英文介绍

乒乓球的两种英文如何表示

乒乓球是一项以技巧为主的球类运动,是中国的国球。乒乓球起源于英国,因击球时发出“乒乓”声而得名。它呈圆形,重2.53-2.70克,白色或橙色,由赛璐珞或塑料制成。双方球员拿着球拍,隔着一张有球网的桌子互相打球。可以单打,也可以双打。双方互相击打,直到一方无法回球,另一方可以方便得分。

乒乓球规则:乒乓球发球之初,乒乓球自然放在手掌上,不拍手,手掌张开不动;发球时,发球者必须用手将乒乓球几乎垂直向上抛,使乒乓球上升15厘米以上。当乒乓球从投掷的最高点下降时,乒乓球首先触及自己的球台区,然后越过或绕过球网装置,再触及接球员的球台区。

邓亚萍一生有多豪横?以身改变乒乓球规则退役后身价高达50亿

都知道,在国乒的阵容里,最不缺少的就是优秀的运动员了,这也是国乒能够有“国球”的美誉和长久不衰的根本。但是任何的管理体系都不是万能的,在体制体育的大环境里,被人看好的国乒也是一步步的自我改变才有了如今的盛世。优秀的运动员很多,但是打破规则的却没有几个,曾经获得大满贯之一的邓亚萍就是以身打破世界乒坛传统观念的人物之一。

出生于1973年的邓亚萍,生长在一个乒乓球世家,同样是乒乓球运动员的父亲给予了年幼的她巨大的影响和指导。在5岁时,邓亚萍就在父亲的引导下开启了打乒乓球的生涯,8岁时就开始获得各种比赛的冠军。优秀的成绩足以让她进入省队这个更高的舞台,可惜因为身高太矮的原因,遭到了省队教练的拒绝。在当时,整个乒乓球大环境有一个只在高个子中选拔运动员的传统观念,这让长大后只有1米55的邓亚萍遇到了各种阻碍。

如果说邓亚萍后来的崛起,除了不凡的天赋和自身的艰苦训练之外,父亲邓大松对她坚持不懈的训练和支持是其中非常关键的一部分。省队的拒绝加入也只能通过加倍的努力才能证明自己了。知道自己女儿的身高已经难以改变,所以邓大松决定另辟蹊径,给她制定了一套不同于常规的训练方法。

10岁时邓亚萍进入郑州市乒乓球队,13岁时因为一次省队的借调机会,在全国乒协杯的比赛中为河南省拿到了团体冠军,同年她在全国锦标赛上,还获得了团体和个人赛的冠军。15岁的时候,邓亚萍再次获得全国青年乒乓球女子单打冠军,优异的成绩本可以理所当然地进入到国家队中,但又因为身高的问题遭遇了阻碍,最终在教练张燮林的据理力争下才如愿以偿的加入到了国家队,之后邓亚萍便开始了她一路开挂的职业生涯。

进如国家队后的第二年,邓亚萍就在首次参加的第40届世乒赛上夺得了女双冠军,成为国乒史上最年轻的世界冠军之一。在之后的几年里,邓亚萍越战越勇,最有分量的奥运会、世乒赛、世界杯等大赛的冠军均收入囊下,真正开启了一个乒乓球里的“邓亚萍时代”。直到邓亚萍在曼彻斯特世乒赛上获得乒乓球女团、女双、女单三项冠军后,正式淡出国家队,开启她乒乓球之外的新生活。

带着4枚奥运会金牌退役,邓亚萍又选择了一条不平常的道路。去清华英语系读书,进剑桥大学进修,11年的学习生涯再一次改变了退役后同样是普通人的邓亚萍。学成归来后的她全身心投入到体育产业当中,成立体育投资基金,发展体育公益,前者致力于基础体育的建设,向全民健身的方向发展,后者重点投入到贫困地区,渴望建设开展乡村体育,在规模上已经有高达50亿的投入。

作为国乒的一代传奇人物,邓亚萍比王楠、张怡宁等人走过更多艰辛的道路。除了整个职业生涯夺得18个世界冠军、4枚奥运会金牌以及保持连续8年的世界第一等成绩之外,以自身优秀的成绩打破了传统选拔以高个子为主的理念,真正地推动了国乒制度的良好发展。而她退役后的拼搏和创新,都值得后人去学习和

“鹰眼”盯上乒乓球已在巡回赛总决赛小试牛刀

2019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总决赛昨晚在郑州奥体中心体育馆落幕。本次总决赛出现了一个新鲜事物——“鹰眼”,这一技术在许多项目中已得到广泛应用,但在乒乓球赛场上出现则是头一遭。本次比赛,共有林高远、刘诗雯、马龙等国乒球员吃了“头啖汤”——用“鹰眼”挑战主裁判的判罚,其中刘诗雯挑战擦边成功,林高远和马龙则挑战发球违例失败。特别是马龙,连续三次在挑战发球犯规判罚时失败。在比赛现场和社交媒体上,不少马龙的粉丝为马龙“鸣不平”,对首次亮相的乒乓球“鹰眼”系统提出质疑。

乒乓球“鹰眼”系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它的使用流程是怎样的?判罚是否公正?未来将怎样以及运用在哪些比赛中?带着这些问题,羊城派记者独家专访了本次比赛“鹰眼”系统的负责人刘,全面揭秘这项乒乓球赛场的新技术。

本次总决赛,马龙和队友梁靖崑经历了荡气回肠的七局大战后,才涉险晋级。比赛第五局和第六局,马龙两次在比分胶着时刻挑战发球判罚,但“鹰眼”显示结果均为失败——视频显示,马龙发球时头部有遮挡。但有些现场观众对这一判罚“并不买账”,看台上有几个人喊出了“不遮挡”的声音。社交媒体上也有一些争议,有人认为,从现场大屏幕回放的视频来看,马龙的头部确实存在遮挡,但视频拍摄的机位和角度是否科学?是否与接发球一方运动员的角度一致?视频看到遮挡了,接发球的运动员的视线就一定被遮挡了吗?

“我们是以球员视角给出画面的,”对于记者的这个提问,刘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视频画面遮挡了,那就一定是遮挡了,不会有问题。”对马龙的这一判罚,记者也咨询了乒乓球蓝牌裁判员(最高级国际裁判)裴伟民,他表示,现场视频给出的画面没有问题,马龙确实头部遮挡了。

“现场播放的画面是优中选优的,”刘告诉记者,事实上,比赛场上共设置了11个机位辅助裁判员作出判罚,相机的摆放均参照国际乒联的标准,11个角度中,每一个角度都会被调出来给裁判员观看,但只能从中选择出最合适的一个放在大屏幕上展现。刘表示,审的过程其实是很复杂的,不是观众看到的那么简单。

虽然大屏幕上没有显示出来,但其实,乒乓球“鹰眼”类似于足球的VAR,也有裁判在后台监控,并和主裁判实时用耳机沟通,这一角色被称为“鹰眼”裁判。记者了解到,“鹰眼”裁判由国际乒联选派,实际上就是由我们平时看到的在场上执裁的主裁判或者副裁判兼任的。也就是说,在应用了“鹰眼”系统后,每场乒乓球比赛事实上有三名裁判员现场执裁,这对于比赛的公平公正性无疑是有好处的。但从另一方面讲,裁判的人员成本在增加,未来是否会设置专职的“鹰眼”裁判,还有待于通过比赛实践进一步探索。

这样一来,整个“鹰眼”系统的运作流程就呼之欲出了:在运动员提出挑战之后,主裁判通过耳机告知“鹰眼”裁判要挑战的内容,“鹰眼”裁判根据挑战内容让鹰眼操作员制作相应的画面,并根据画面内容作出判罚,“鹰眼”裁判告知主裁判判罚结果的同时,将判罚结果展示给运动员和现场观众。

细心观察国乒的这几次挑战不难发现,不同类型的挑战所用的时间不同,刘诗雯擦边判罚耗时很短,而马龙等人的发球判罚则用时较长,这其实是因为“鹰眼”挑战系统分为了不同的两个部分:擦边、擦网判罚要以VR(虚拟现实技术)还原,发球等动作类判罚则要通过全方位的视频回放进行判定。是否擦边、擦网,通过VR技术,系统将直接给出判罚结果(IN或者OUT),无需“鹰眼”裁判判断;而动作类判罚则需要“鹰眼”裁判反复观看各种角度的视频进行确认,最终给出挑战结果(SUCCESSFUL或者UNSUCCESSFU)。这样一来,发球等动作类的判罚所用的挑战时间自然就长了。

“这些还不是‘鹰眼’系统的全部功能。”刘的话让记者大吃一惊。据刘介绍,乒乓球“鹰眼”系统英文简称为TTR,即Table Tennis Review,但事实上,这个系统的功能不只是挑战回放那么简单,它同时兼备执裁服务和电视转播服务。

“‘鹰眼’还有补充电视转播数据的功能,极大地丰富了乒乓球比赛的展现形式。”刘告诉记者,比赛中每个球的转速、落点,每局球的落点分布,包括双方一回合打的拍数等数据,都能通过“鹰眼”系统实时传输回去,供电视转播使用。“乒乓球这项运动的节奏很快,精细度要求非常高,所以这套系统是目前所有运动项目中最复杂的’鹰眼’系统。”

刘向记者介绍,这套在国际乒联年终总决赛首次展示的“鹰眼”系统功能非常全面,“又有类似足球比赛的视频展示,同时有像网球比赛的3D展示,两者融合在一起,而有些运动项目只做其中一部分就行”。刘给记者举例:“网球只有3D挑战,排球只看视频就行,当然网球也有数据统计系统,但这个系统和’鹰眼’系统是分开的,而我们的系统是将这些功能全部综合到了一起。”

据刘介绍,他所在的北京瑞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鹰眼技术的研发运用,最早只是在台球项目,随后逐渐在排球、网球等项目中铺开,直到这次总决赛,乒乓球“鹰眼”项目第一次真正投入使用。

在乒乓球比赛中使用“鹰眼”技术的想法由来已久,但之所以一直没有引入,主要还是因为乒乓球比赛中的争议球较少,一般靠裁判解决就行。不过,在今年布达佩斯世乒赛女双决赛上,中国队和日本队的第五局比赛中的关键时刻出现了一个争议球,判罚结果对日本队不利。丢掉女双金牌后,日本乒乓球协会向国际乒联呼吁,希望引进录像回放技术,国际乒联引入“鹰眼”的步伐就此加快。因此,对乒乓球“鹰眼”的调试在今年的中国乒乓球公开赛上就正式开始了。

只不过当时的“鹰眼”系统还只有数据统计功能,但在两周前进行的成都男乒世界杯上,“鹰眼”系统已经进入到了影子测试阶段了,“也就是彩排,”刘说,世界杯和本次总决赛运用的是一模一样的系统,只是当时系统没有介入比赛。本次总决赛,“鹰眼”系统真正地进入到了大众的视野,并写进了国际乒联的规程,总决赛开始前,“鹰眼”挑战的规则就发到了全世界所有的乒乓球协会。

首次进入总决赛还只是第一步,据刘透露,国际乒联最终的目标是将这一系统引入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在经过了激烈的全球竞标后,刘所在的团队PK掉了四家欧洲公司,一步步完善系统,经过大半年的调试,终于到了和国际乒联敲定最终合同的阶段。“在未来常规的大赛中,包括奥运会,把这套系统推出去,这是初步定论。”刘告诉记者,国际乒联非常想把这项技术引入到奥运会中,因为以前的转播只有单纯的慢动作展示,观众看起来非常枯燥,但现在加入了很多技术统计的东西,转播形式丰富很多,还可以给电视观众展现更多的悬念。

但记者在翻阅相关规则时了解到,任何乒乓球规则必须在洲际比赛中实行两年以上,才能运用到奥运会中。如果严格执行这一规定,那么“鹰眼”技术将铁定与明年奥运会无缘。不过,记者同时获悉,为了东京奥运能“火速”用上新技术,国际乒联可能将与国际奥委会协商,通过一些方式或特殊许可,改变相应的规则。“国际乒联非常愿意把这个系统呈现出去,也很有信心。”刘说。除了奥运会,明年开始,各站巡回赛也都有机会使用这项新技术,但具体是哪些站还是全部比赛都将使用“鹰眼”系统,目前还未敲定下来。

对于身处快节奏比赛中的运动员来说,每一次暂停机会都是宝贵的,可以帮助他们冷静下来分析场上局势。一次暂停完全可以影响最终的比赛结果,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

利用“鹰眼”挑战的机会改变场上节奏,早已成为了各个运动项目中运动员普遍使用的“小花招”。有时候,球员挑战“鹰眼”并非只是为了争挑战的这一分的胜利,而是让自己有“喘息之机”,挑战成了事实上的暂停。在“鹰眼”早已普及的网球运动中,这个技巧非常常见。只不过,网球比赛中“鹰眼”判断的时间较快,其改变节奏的效果和真正的暂停相比,还有一定距离。

回归到本次比赛,情况则有所不同。由于这是乒乓球“鹰眼”系统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投入使用,主裁判与“鹰眼”裁判之间、“鹰眼”裁判和“鹰眼”操作员之间的沟通,乃至整个系统运作的顺畅性方面,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因此从球员在场上挑战开始到判定挑战是否成功,再加上球员和裁判理论的时间,整个过程算是给了运动员一个小的调整机会了。

林高远就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林高远在男双首轮和梁靖崑搭档战胜庄智渊/陈建安的比赛中,就在第三局因发球回抛被判提出了“鹰眼”挑战。虽然最终挑战失败,但林高远/梁靖崑趁这个机会冷静了下来,并在随后赢下比赛胜利。他俩赛后也都表示,挑战成功就赚了,挑战的过程不但没有影响他们的心情,反而给了他们自我调整的时间。

有业内专家此前表示,在现行的乒乓球规则下,场外指导只要不影响比赛的正常进程,是可以随时给运动员指导的。如此一来,当鹰眼挑战的时候,双方教练是有机会面对面指导自己的运动员的,这与多一次暂停机会无异。此外,按照现行规则,运动员可以在没有任何争议的情况下挑战“鹰眼”,并借此打乱对方的节奏。

不过刘告诉记者,未来随着“鹰眼”系统被越来越熟练的使用,过程不断优化,挑战一次所耗的时间会进一步降低。换句话说,即便有运动员把一次挑战当作一次暂停机会来使用,所收获的效益可能也是逐渐递减的。当然,只要挑战,比赛就会中断,至于能否达到暂停的效果,还要看运动员本身的能力。

新规则、新技术的使用,总是要引发一些争议。至于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还要看综合起来的结果。从这次总决赛来看,几次“鹰眼”挑战的判罚都准确无误,保证了比赛的公平公正,对场上比赛节奏的影响也有限,运动员也普遍抱着欢迎支持的态度。目前来看,这项新技术的应用前景广阔。(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2019武汉军运会项目介绍——乒乓球

乒乓球的英文最早叫 “TABLETENNIS”,中文是 “桌上网球”。到 1900年左右,出现了赛璐珞制的球,由于拍与球撞击发出“乒”而落台时发出 “乓”的声音,故而又称 “乒乓球”。

乒乓球运动于19世纪末起源于英国。据说,当时有两个英国网球发烧友,有一次在室外进行网球较量,难分难解时逢天公不作美,下起大雨,逼使两名血气方刚的青年人只好躲进了学校的食堂里。之后俩人把饭厅的桌子拼起来,中间用几块砖头隔开,用网球拍打了起来。旁观者觉得很有意思,纷纷仿效,随之席卷欧洲。

乒乓球比赛执行国际乒乓球联合会 (ITTF)最新规则。如对规则理解有歧义,可参考执行东道国乒乓球项目规则。

比赛设男子单打、男子双打、男子团体、女子单打、女子双打、女子团体、混合双打,共7个小项。

领队1人、男队教练员1人、女队教练员1人、医生1人、国际裁判员 (持ITTF裁判证)1人、男运动员4人、女运动员4人,共13人。

小程故事 办公司、赢国赛、留校直博……“浴火重生”的他百炼成钢

编者按:当同学们怀揣梦想、带着朝气来到我们这所“军工圣殿”“精英摇篮”,你是否已经适应全新的大学本科或研究生生活?是否找到了自己的学习窍门和方法?

贴心的小程为你带来“小程故事”栏目,邀请优秀“小程”撰写自己的学习研究成长经验故事,并精心录制成音频,希望可以让大家“取取经”“探探路”“开开窍”。

娄存恺,男,党员。2017年考入哈尔滨工程大学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光电信息科学与工程专业,2021年本科毕业在本学院直博。本科期间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1次,校优秀学生奖学金8次;第八届全国大学生光电设计大赛竞赛国家级一等奖、中国TRIZ杯大学生创新方法大赛国家特等奖、三等奖等三次国家级奖项,第五、六、七届黑龙江省“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银奖、第六届全国青年科普创新实验暨作品大赛省一等奖等13项省部级奖项;曾任本科生光电二支部党支部书记、校社联宣传部部长、物理学院学生会公创交流部部长、20171165班班长;获得校优秀毕业生、校优秀员、校自强标兵、创新创业标兵、创新创业先进个人、校优秀共青团干部、校优秀共青团员等多项荣誉称号,大学期间创立了黑龙江省敏动传感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产品已经在市场上产生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我的成长,从来不缺少转折点。小时候因为先天早产,每年冬季我都会经历感冒、肺炎等疾病的痛苦,一到冬天就会咳嗽,一咳嗽就要很久很久。陪伴别人家小孩成长的可能是什么小猫小狗之类的,我记忆中是病痛陪伴我长大的!

记忆回到在高中百日誓师大会那天,我刚结束一堂晚自习的学习,拿着水杯向水房走去,突然就感觉眼皮很重,睁不开眼,浑身无力地向一侧软倒。顷刻间,身边同学们那喧嚣的声音化作虚无,我的灵魂也似乎被拉进无尽的深渊。据后来同学说,当时我突然就倒在走廊中间不省人事。旁边的同学们都吓坏了,班主任叫来校医紧急治疗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半夜跟着救护车把我送到市区医院。

整整一夜的昏迷后,我终于在第二天早晨挣扎着睁开了双眼。记忆仍停留在学校的我有些茫然地打量着四周。我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手臂上扎了输液管,一根引流管从我的身体伸出到一个装满水的瓶子里,瓶子里不时有一些气泡冒出。胸腔里一阵一阵的灼热仿佛在提醒我,在这个紧要关头,有什么不曾料想的事情发生了。爸妈在旁边静静地守着,眼睛通红。半个小时后,我才知道我是因为先天性气胸致使胸腔短时间内冲入了大量空气,巨大的压力压迫我的心脏,引起严重休克。多亏救护车来得及时,就地为我进行了引流手术,这才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大概一周以后,我终于可以下床了。我遵循着医生的教导,每天提着连着自己身体的水壶,在医院走廊里一边咳嗽一边转悠,以尽快排除我体内剩余的空气,早些出院。中间因为体质原因,气胸多次复发。为了根治身体先天引起的气胸疾病,我不得不接受了两次全麻开胸手术和两次微创引流手术。住院的那段时间里,身体的疼痛和全麻手术的后遗症不仅使我很难全身心投入到复习中去,更严重打乱了我的复习节奏,这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临近高考只有一周的时候,我的胸腔内还有气体残留无法拔管。带着引流管的我无法走进考场顺利考试,医生和父母都劝我好好休养,来年再复读一年。三个月我身体上的痛苦忍忍也就过去了,但是心灵上的痛苦,自己眼睁睁地看着12年寒窗苦读错失掉的机会的痛苦才是我最难忍受的。更何况,经历两次全麻手术的身体能否支撑我再复读一年还是未知数。

那一夜,独自坐在满是充斥消毒水味道的病房走廊长椅上,清冷的灯光在地上渐明渐暗,回想起我在高中三年凌晨四点半起床背书的时光;回想起自己每天临近熄灯前五分钟才向宿舍走去的身影;回想起躺在病床上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做了人生中最“痛”的一次抉择。第二天我向主治医生提出提前拔管的决定,虽然明知道这样会给我以后病情恢复造成很大的隐患,但我真的不想错过准备了这么久的高考。

最后一场考试铃声响起,2017高考结束,这一刻我很庆幸我能顺利参加完高考,考完后一个半月我一直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医生说我非常幸运,病情恢复很理想。然而,幸运女神并没有一直眷顾着我,高考成绩比平时模拟考低了80多分,只考了601分,分数的巨大落差着实令我失落了一段时间,一次在跟朋友诉说自己的苦恼时,他惊讶地说“你还为这儿苦恼,我们都以为你不能参加这次高考了呢”?你瞧,有时候同样的问题换个角度思考就不是问题了,于是,这个看似“不尽如人意”的高考,反而成了我的幸运之神,特别是我来到哈尔滨工程大学之后,我更坚信这一点。

刚刚步入大学的我们都会陷入一个“大学是轻松的”的谎言,我也不例外,以为进入大学之后可以好好地玩。自由的大学生活,没有高中那样紧密的课程,没有高中那么多作业,更没有高考的巨大压力。高中没有追到的剧可以追起来了,没玩过瘾的游戏也可以尽情享受。过于舒适的生活使我逐渐迷失自我,慢慢变得越来越颓废,成了宅寝、逃课行列的一员,每天只想在床上躺着不想下床,迷迷糊糊地做着和学习不相关的事情。就在我沉迷在浑浑噩噩的大学生活不可自拔时,现实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大一第一学期期末学习成绩排到了年级第125名,年级一共才144名同学。这一巴掌将我打回到那个与病痛相抗争的“我”的面前,在“我”面前,我竟羞愧的无法抬头……我必须收起放纵的心,至少要面对当年那个不屈的少年,然而全麻手术后遗症引起的记忆衰退和长达一学期的停滞学习状态为我改变自己的目标增添了更多挑战,我试探着迈出艰难的第一步。

但是从散漫到自律是一条很难的路,让自己摆脱游戏的诱惑投身于学习中还是比较困难的。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客观剖析了自己沉迷于游戏的原因,勇于面对问题是彻底解决问题的第一步,也是必须的一步。我发现自己之所以会沉迷于游戏是因为它能迅速给我一个奖励,让我的内心迅速得到满足,这种“满足”很容易“上瘾”,让我沉迷其中“乐不思蜀”。而学习正好相反,学习这个行为无法迅速地回馈奖励,我们得承认学习是个苦差事,特别是没有成绩之前的那段时间。那我能不能自己给自己设置奖励呢?把游戏的这个属性迁移到学习上来,于是,我自创了好习惯奖励方法,开始为我的学习新习惯提供奖励,比如说:第二天7点顺利早起,中午奖励自己吃顿自己最喜欢吃但平时又不舍得吃的大餐;连续三天早睡,允许自己买件自己喜欢的衣服等等。当然为了完成这些好习惯,我还得需要一些“武器”,比如说,跑步。因为之前玩游戏,习惯于凌晨入睡,突然让自己11点入睡也是比较困难的。于是在晚自习结束后,我都会选择到操场跑步,选择适合自己的运动进行锻炼。适量的运动能让我在晚上不再那么精力充沛,更加快速进入睡眠状态。到老师的办公室门口“蹲点”是我的另一个有力“武器”,为了能够及时扫清自己的知识盲区,我经常蹲守在老师办公室前,以获得老师面对面的指导。认真有序地预习和复习是我从容面对考试的常规“武器”……

努力必须是实打实的汗水、硬碰硬的付出,并且需要长久的坚持,容不得半点花哨。在那段时间里,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无论是攻克一道数学大题或者顺利完成一道英语的阅读理解,亦或是五公里长跑纪录的突破。每次结束一天的忙碌后,走在返回寝室的路上,戴着耳机听着歌,马路上跟着节奏迈着步子晃着头,我心中不自觉涌现一股久违的满足,那是在有所作为后才可以感受到的真正的快乐。

大一下学期我的学习成绩一跃到达年级前20,进步了70%,顺利地拿到了学校的谭国玉奖学金。这次奖学金也使我重新拾回信心,尝到了甜头的我接连斩获国家励志奖学金、校友奖学金等。2018年暑假我有幸进入纤维集成光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进行学习,突破自我,高效完成了《水的抗磁性演示实验》学术论文的撰写,提高了自己知识的广度和深度。

在大学一年级时,我有幸参加了刘志海教授的“假日科普广场”讲座,对大学物理演示实验课程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与传统教学模式不同,物理演示实验课程以演示有趣的物理现象为主。最初我只是抱着一个好奇的心态,联系辅导员以学生助管的身份进入了理学院科技创新中心科普团队。没想到当时的这个尝试,开启了我自己与创新创业的缘分之旅,更是得以和恩师与学长相遇,在科研路上越走越远。

进入初期,对科创零基础的我什么都不懂,只是在学长们的带领下对风速仪、电磁炮、牵引舟、特斯拉电圈等实验室科普仪器进行维修和改进,更多的时候是帮助老师做一些杂活:打扫实验室、协助青少年参观志愿者、仓库收拾卫生等等。当时跟我同期进入的同学们都在抱怨这个工作非常没有意义,学不到有用的东西,就是在一直“打杂”,去了几次之后就不再出现了。那时候我也不禁思考,把自己的课余时间放在这些“杂事”上到底有没有意义?

“简单的事情中隐藏着人生智慧”。当其他人陆续开始推脱杂活,渐渐不接受师兄们的安排脱离团队的时候,我开始从自己的心态上寻求改变,力求把简单小事做好,并且主动寻求成长。在之后实验室仪器维修过程中,我不再抱着一个“力工”的心态,而是把它当成一个学习的机会,同时我也萌发了很多不同的新点子:既然乒乓球可以利用伯努利原理在空中飘浮,那么如果在沙子中冲入足够的空气,每一粒沙子是否能像乒乓球一样不停旋转?一盆沙子的话是不是就能让沙子像水一样流动……每次想到新的想法我都会跑去和学长们分享,“不好意思”地向他们请教问题并乐此不疲,以至于后来学长们看见我都会不自觉地“绕路逃跑”,生怕被我缠上跑不掉。

在作品不断的试验、改进、成型过程中,科普实验室经验丰富的学长们给予了我很多的支持和鼓励,在我的成长过程中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在“流动沙床”作品初步成型时,我满怀信心地参加了18年的五四杯竞赛,最终却落魄失败,理由是与竞赛相关度不高。后来通过学长的介绍,我了解到启航网的存在,在这里可以得到最新的竞赛信息介绍,我们学校关于创新创业的一系列培训和优秀典型榜样介绍也会在这里不定期地更新。通过及时关注启航网上的相关通知,并分析过去三年的竞赛记录,我了解到每一项竞赛都是有自己的主题和评分侧重点的。做科创不仅要准备好的自己作品,如何紧扣竞赛主题也是科创作品展示的一大难题。我的有规划的科创之旅从这一刻起,才真正扬帆起航。

在之前科普实验室工作时,我曾产生过很多异想天开的想法,这时终于有机会能将它们一一变成实物。这个过程里,我也学习到很多在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单片机的运用、电路设计、模型建立等等。在熟知竞赛规则和往年作品质量的前提下,我也开始利用自己不同的作品参加学校各院组织的启航杯、物理仪器设计大赛、五四杯、TRIZ杯、科普实验作品大赛等等一系列科创比赛,并且针对不同的比赛对作品进行相关改进和提高。通过参加这些比赛答辩,我很大程度地提高了自己的沟通能力、表达能力和组织能力。

虽然一开始的数次参赛都没有获奖,但每一次答辩时评委老师对我作品的点拨都令我受益匪浅,这也激起了我参赛的积极性与不服输的斗志。钢铁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锻炼出来的,需要经历不断地冶炼和敲打,创新同样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它需要日积月累,坚持不懈的努力。

在进入大二后,我感觉一个人可能会一专多能,但极少有一个人对各方面都能全面掌握。这就要有一些志同道合、优势互补的合作伙伴组成团队。常言道:要想走得快,一个人走;要想走得远,一群人走。没有完美的个人,但是有完美的团队。我明确了大二期间目标——建立起自己的创新创业团队,利用自己大一期间积累的知识来进行自己的创意作品、创新作品设计。在各种创新比赛预备答辩席上,参赛选手紧张地背稿子的时候,我反而愉快地和身边人进行交流。在这样的环境下,我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同时我也在这一年里逐步建立了自己的创新创业团队,包含物理、数学、经管、水声、计算机等多个学院的同学。

随着大三那年在创业竞赛上尝到了甜头,我开始逐渐走出实验室,与团队成员开始计划校外承包项目的工作,主要面向中小型企业指定产品的设计和销售。虽然项目伊始我们团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在现在这个社会没有自己核心的竞争产品的团队终究会被市场所吞并。在这个背景下,我开始考虑知识产权的问题,团队成员一改以往竞赛推动创新的模式,更多地侧重于将我们的发明转化为专利,集多项专利、软著于一体形成自己的核心产品——高精度光纤应变传感系统。在学校政策和刘志海老师的鼓励和支持下,我们于2019年10月成立了自己的实体公司黑龙江省敏动传感有限公司。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团队将比赛重心转移到创业比赛、投资路演中来,并揽下了多项奖项:哈尔滨工程大学第一次光电设计大赛国家一等奖、中国TRIZ杯大学生创新方法大赛国家特等奖、挑战杯省级一等奖、四项互联网+银奖等。

2020年公司经历了巨大的变故,因为疫情原因,公司好几笔订单因公司成员无法顺利返哈被迫取消,团队同学面临学习保研与公司正常运转之间的矛盾也彻底爆发,那年暑假是公司最困难的一段时间。很多成员因保研、考研、就业等一系列原因提出离职,我知道这是大学生创业必经的一关,创业和学习兼顾确实是个不容易的事情。为解决这个困局,在刘志海老师的支持下,我对公司剩下员工进行整编,分为研发和经营两个团队,开始兼职研发和常职经营管理同步进行,设立业绩和研发奖惩制度,对公司员工进行更进一步的管理,顺利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间。

公司成立至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连续三年通过了省科技厅认证的科技型中小型企业认证,现已成功通过哈尔滨市科技局“雏鹰计划”二轮考察并与苏州中智万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也达成了100万投资意向。公司产品已经在市场上产生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仅仅2021年一年的交易额就达到了50万元。2021年我获得了个性化推免资格,继续在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攻读博士研究生。

回顾四年的大学生活,无论我在大学开始前有多么雄心万丈,无论我在大学结束后赋予它怎么样的意义,不可否认的是,当我真正置身其中的时候,更多的是一地鸡毛,早起很难、背单词很难、习题很难、800米很难……更多的是那些挣不脱、逃不过、搞不定的日复一日的琐碎,认真对待每一天的琐碎,努力生活的每一天,这每一天将构成我们如诗如画的岁月,构成我们生命中最为激荡的青春时光。当计划的秋天已褪去童话的色彩,一个真实的现在可以开垦一万个美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