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女生不可以打棒球 偏偏打给你看

今天美国的FOX电视网推出了新电视剧「Pitch」,剧情是说一位女性投手打破性别藩篱,成为首位打入大联盟的女生,成为媒体新宠的她,要面对棒球界根深蒂固的歧视,所遭遇的各种困难。

我们一直都以为男生打棒球,女生打垒球是天经地义,但其实很多女性拥有绝佳的棒球天分,她们也都怀抱着棒球梦,但却苦无机会追求梦想。我相信很多人都看过1992年由汤姆汉克、琴纳戴维斯和玛丹娜演的电影『粉红联盟』,描写40年代因为男性去二战战场从军,因而组成的职业女子棒球联盟,虽然看来是个公关噱头,但戴维斯的角色,怎么看都觉得是个棒球天才。

这部24年前的电影有没有帮助女生打破棒球的性别藩篱?好像还是没有,至今我还没看到世界各国的主要职业棒球联盟中容纳女性选手的,而从业余时期,其实女棒球员就会遭遇各种文化和实质上的阻碍,除了少数的前辈外,很少有女生能在棒球界有长期发展的机会。

根据Sean Hurd先生的研究,在美国的历史上,的确有过女子棒球员的踪迹,像是米契尔女士(Jackie Mitchell),曾经在1931年三振过贝比鲁斯和铁马盖瑞格,史东(Toni Stone)、强森(Mamie Johnson)和摩根(Connie Morgan)在50年代曾经打入过黑人联盟。在1989年,克劳托小姐(Julie Croteau)成为第一个打进美国大学棒球队的女生,她以非奖学金选手(walk-on)的身分,入选了马里兰州的圣玛莉学院,一个NCAA第三级的学校。

在1997年,博德斯(Ila Borders)成为第一个打进职业棒球的女性,她在5月31号站上了独立联盟的圣保罗圣徒队的投手丘,投出历史性的第一球。博德斯在四年的独立联盟生涯中,留下了2胜4败,6.75自责分率的可敬成绩。而她也是第一个在美国大学拿到棒球奖学金的女生。

博德斯女士说,在她职业生涯刚起步时,各方的阻力极大,球队的总教练觉得她只是个噱头,喝醉的球迷会喊些歧视女性的字眼,把啤酒罐扔向她等等,「每次我上场投球,感觉都好像是季后赛一样紧张」。但博德斯说最大的阻力不是来自男性,其实是来自女性。「有很多女性运动员或女性运动组织来跟我说,请不要上场投球,因为这样会剥夺她们的机会。」

但在博德斯的四年职业生涯其间,情形逐渐好转,「人们的态度开始转变,他们知道我不是来作秀的,我不是来追求媒体曝光的,我是因为真正热爱棒球才在这边的。」

女生在1974年开始可以参加威廉波特的少棒赛,但这四十多年来,只有18位女选手打进过威廉波特,美国占了五位,最有名的当然是2014年的Mo’ne Davis,她也是唯一一位以少棒选手的身分登上运动画刊封面的。但现在的Mo’ne呢?她去打篮球了,因为女篮有奖学金,有职业队,才有运动生涯。

席格教练(Justine Siegal)是大联盟史上第一位女性教练,她多半都是在新人教学联盟担任客座教练,她也帮助惠特摩(Kelsie Whitmore)、金布尔(Anna Kimbrel)和皮亚诺(Stacy Piagno)等美国女子棒球国家代表队成员找到打独立联盟的机会。但席格说女生要成功进入职业棒球,现在都还没有一条明确的道路,因为太多女生中途被迫放弃棒球,而这有两大原因:高中棒球队和垒球。

席格教练估计在青少年阶段,在美国有约十万名女棒球员,但到了高中阶段,就只剩下百分之一,「很多高中队说女生连来试练都不行,因为他们毫无意愿吸收女性球员。」

另一个原因就是垒球,很多小时候打棒球的女生,长大后就被往垒球场推,因为社会还是觉得女生打垒球比较适得其所。现在在国际棒垒协会(WSBC)虽然也举办女子棒球世界杯,但其规模远远比不上垒球。有打过球的朋友就懂,打棒球和打垒球是完全两码子事,博德斯就说:「这就是拿苹果去比橘子,你要芬奇(Jennie Finch,前美国女垒国家队当家投手)去投基特,保证每次都三振。」

这两年在美国ESPN地位快速提升的女性棒球球评曼多萨(Jessica Mendoza)自己曾是职业垒球员,但她说有很多女生跟她讲她们想打棒球,但这条路几乎行不通,如果你想要念大学,想要拿奖学金,妳只能选择垒球。

惠特摩和金布尔是史上第一对在职业棒球比赛中配对的投捕搭档,但她们在大学都得要转打垒球,金布尔说:「对我来说这很糟,我的真爱是棒球,垒球只是我拿奖学金的方式。」要去棒球名校加州大学富勒顿分校的惠特摩说:「我想在大学也打棒球,但根本没机会,女子棒球在高中就被限制住,实在毫无机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