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球和我一个说不出口的故事

我们周三玩旗子,曾经拔出狂奔,右腿后侧肌肉塌陷,疼痛瞬间袭来,我咬紧牙关继续防守,攻击,改变方向,奔跑,用左腿承担主力,大约十分钟后,左腿被压垮了,转身的时候,后面的肌肉也抽搐了。芭比问,完全休息。场边有一名队医。他抬起我的腿和他们玩了一会儿,做出了诊断。两条腿的股二头肌都拉伤了(嗯,同样的肌肉在同样的位置)。最近多次打腰旗是我橄榄球歇斯底里的原因。我以前踢足球和篮球,而且我的技能还不够好。逛街我只靠两件事:暴虐的速度和无畏的碰撞。但是足球和篮球的规则对身体碰撞有限制,尤其是篮球,可以称为娘娘腔规则。在正常的篮球比赛中,被红牌罚下五次犯规是我的常规结局。足球更好,特别是如果你主要打野球。可以放手一点点,要付出粉碎性骨折、2块骨折、足球场上无数次摔倒、挫伤、扭伤的代价。很多实战经验让我学习潜意识的碰撞能力。比如我基本上可以打倒一个体重比自己高1.25倍的对手。如果对手的体重达到了我根本打不倒的程度,那大概是个速度一般的大个子.到此为止,我在运动场上非法驰骋的极简战术非常清晰:打不上去,疯狂解决。跑不掉,摔倒了。逐渐、崇尚速度、痴迷碰撞成了我被洗脑完全相信的个人标签。在这两点上,橄榄球完美契合。不幸的是,当我发现有机会参加橄榄球时,我已经老了。只好小题大做,吹嘘说当年不让遇到橄榄球,不然我就是这项铁血运动的超级巨星了。两个运动都冒出来了,太神奇了今年空气稀薄,飞盘和国旗足球。我现在对飞盘没有兴趣,我不能适应它-我太讲究小技巧了,旗无疑点燃了我的欲望——题目是“橄榄球”。赶上一个大三红腰旗+飞盘队的老大,立马打开后门玩。一场比赛,我了解了这项时尚运动,保留了速度,了碰撞,营造了欢乐和谐的竞技场氛围。而我痴迷的竞技场是生死战场,铁血之歌,要么是嘉年华的胜利,要么是当场摔倒。但是通过flag得知现在有一个全国美式橄榄球联赛CNFL,杭州有3支球队,包括2020全国冠军。不是职业化(正在寻求职业化),而是完全是美式足球。退缩会很难找借口。但只要脸皮厚,总有借口:你不玩纯美式,因为你怕你发疯时伤得太重,也对不起家里所有的姐妹。毕竟我现在是第一个家庭主夫,应该把家庭放在第一位。那种曾经冒着生命危险的玩法,已经不适合我了。偶尔刷一下腰旗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